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餐饮店数字化来袭,实体店的数字化还会远吗?

2020年11月05日 17:45

 过去,没有数字化的餐饮企业靠门口顾客流量,也能过得不错,但如今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,只依赖自然流量的餐饮店已经玩不转了。

某餐饮企业负责人表示,企业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,时至九月,才逐渐恢复,但业绩上仍不理想,后决定数字化转型,但外卖平台的费用高,考虑了多家企业,最终与租客惠合作,用线上宣传线下购买的方式自救,如今已逐步回暖。

什么是餐饮数字化

数字化从字面意思来说就是“线上化”,把复杂冗繁的信息转变成直观可视的数字和数据,将线下自然流量转变成线上引流。

当用户想要线下进行就餐,这时他会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随处逛逛找一家合适的就餐,另一种则是在线上寻找喜欢的美食品类,有目的性的就餐,而数字化就是通过互联网从第二种获客手段中精准截客,为自己创造更多机遇。

这一整个过程与互联网息息相关,更离不开第三方平台的支持。

实体店数字化转型现状

数字化并非餐饮店专利,在餐饮行业进入数字化转型时期,各行各业也开展了数字化转型,服装、汽车养护、俱乐部等休闲、娱乐、服务行业也都在积极参与数字化转型升级。

大多数实体店巨头推进数字化时,有规模体量、人才资本的优势,对于中小商家来说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,那么中小型商家又该以何种姿态应对来势汹汹的数字化转型潮流呢。

某健身房经理有自己的想法,先是在线上营造有人情味的微信公众号、朋友圈、微博,吸引对健身比较感兴趣的人,然后在加盟线上平台,发布优惠券,进行二次获客,客户引流变现完毕,后期稳定就比较容易做了。

为符合时代需求,经营模式升级成必然,但这一过程其实无需外聘专门的数字运营团体,也可以省去人力、物力和资金的投入,只需入驻平台即可实现线上的数字化互动,从而获得更多机遇以及可能性。

实体店未来数字化的“救命稻草”

面对市场风向,租客网也推出租客惠小程序,助力实体店实现数字化管理,为商家提供了更多选择:

1、新媒体宣传矩阵:平台拥有多种推广渠道,免费带动商家流量,通过从数百家自媒体、短视频、新闻源网站、传媒公司等渠道帮助商家打造网红店铺。

2、媒体人平台:租客网下“易推推广”聚集经验丰富的媒体人,为商家提供高效、高回报、多渠道、低投入的专业推广渠道。

3、免费福利:免费入驻,免扣点秒到账,免费赠送管理系统,为商家信息化管理助力。

数字化已经从“未来趋势”变成“当下现实”,背靠强大平台的力量,搭上平台线上宣传和活动造势的顺风车,直接一对一触达客户,中小商家才能有效的轻松迎接各种未知的挑战。

关键字:

相关推荐

腾讯起诉乌龙,老干妈或成最后赢家?

腾讯起诉老干妈反转再反转事情的经过充满了神奇色彩,堪称年度第二场商业大戏(第一场网友们投票为当当事件)。2020年6月30日,腾讯请求查封贵州老干妈公司1624万财产获得法院支持。消息一出,网友们先是一脸问号,这两家公司什么时候搞在一起?腾讯不吝啬给出回应,是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,但无视合同,长期拖欠未支付,腾讯被迫依法起诉,申请资产保全,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。接着反转来了,老干妈发布声明: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,腾讯你被骗了。并帮腾讯报了警。随后贵阳警方通报,3人伪造老干妈印章与腾讯签订合同,已被刑拘。一个互联网头部公司,竟然被3个人骗了,这让腾讯的脸往哪里搁。况且,腾讯真的很认真在帮老干妈打广告,前期准备的时候骗子3人还一本正经的当甲方,对物料提出修改意见。谁知到头来全都一场空,真心终究是错付。值得一提的是,有人爆料,腾讯的失误是因为使用了某搜索引擎,被引导点进了骗子网站。据此,大家纷纷猜测是百度,百度不得已发出声明:手里的瓜突然不香了。并否认三连。而支付宝、字节跳动也纷纷赶来嘲讽。这一出着实让人惊叹,老干妈或成最后赢家。

2020年07月05日 20:01

浙江广电“接盘”唐德影视,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权?

本篇文章3401字,读完约9分钟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剁椒娱投”(ID:ylwanjia),作者:景慕,36氪经授权发布。一个月两次卖身,最终唐德还是把自己托付了出去。只不过控股股东从东阳国资,变成了浙江广电。上市公司一旦有大动作,二级市场就会闻风而动。5月26日,唐德影视股价迅速上升,触及涨停。根据当时资料,至中午,唐德影视5.03元,涨幅8.17%。而到了下午开盘,唐德影视便宣告停牌。当时便有坊间猜测,此次停牌或许与公司实控权变动有关。到晚间,唐德影视的发布的《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》坐实了猜测。公告表示,控股股东吴宏亮将转让自己所持5%公司股份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(浙江广电全资子公司),同时将所持公司23.55%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。交易完成后,浙江易通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,浙江广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连续两年亏损、负债率高达94%、实控人质押接近满仓……这样一家影视公司,为何依然能够得到国资接盘?两次的股权转让方案中究竟有何不同?被一部电视剧拖累至此,唐德影视是否还值得国资出手拯救呢?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?对于唐德影视这家公司而言,是否值得国资出手相救,即便是在影视产业密集的浙江东阳,也产生过一些分歧。支持方表示,控股唐德影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,可以起到支持影视产业,并且扩充自己的文化业务线的作用。而反对的声音,则是认为,随着范冰冰、赵薇等明星股东的出走,唐德影视已经逐渐丧失了核心竞争力。同样收购股权,或许可以找到更便宜,但制作能力也更强的影视公司。另外,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,东阳国资办并没有很好的影视公司运营经验。显然,找到浙江广电来接盘,既有对影视公司的运营能力,同时也更有资金实力,无疑是更好的方案。浙江广电集团确实有着运营影视公司的能力,以及需求。浙江广电旗下,原本就有一家影视公司——浙江影视集团,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蓝色星空影业是浙广电四大重点发展战略之一,曾出品了《烈日灼心》《捉妖记》等电影。或许对于浙江广电来说,收编唐德影视,也是看中了唐德本身的制作能力。相比之下,湖南广电、江苏广电等地方广电集团旗下,均有影视制作资产,不少还发展成了广电集团的上市平台,如芒果超媒、幸福蓝海等等。浙江广电若顺利接过唐德,意味着也将拥有自己的上市平台,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和融资都较为利好。转让改增资,更多钱给到公司,而不是吴宏亮个人梳理过方案后不难发现,这一次和浙江广电签订的协议(以下简称“新方案”),和之前东阳国资的意向协议(以下简称“意向协议”)相比,显得更为合理,也更加谨慎。首先体现在了对收购股权的定价上。在意向协议中,东阳国资旗下的东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东阳聚文影视,共同出资6.6亿元,加上吴宏亮出资1.4亿元,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。而吴宏亮将先后转让唐德影视共25%左右股份给该公司,以及29.9%的股份表决权。这样算起来,如果协议达成,东阳国资将以8亿的价格,获得唐德25%的股权。这就意味着,在此次交易中,唐德的估值为32亿元左右。然而彼时唐德影视的市值仅为21.4亿元左右(如今为21.1亿),相当于溢价49.5%进行收购。这样的收购价,就算仅仅是意向协议,但对于唐德当下的状况来看,也显然不太合理。但是在新方案里,虽然总体来看,当所有交易完成后,浙江广电将持有唐德29.9%的股份,高于前一份协议给东阳国资的25%,但是无论是股权的分配,还是收购价的商定,都慎重了不少。在意向协议里,东阳国资所持有的25%股份,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转让,最终吴宏亮持有11.31%股权。并且在协议中,东阳国资还将借贷给吴宏亮,用以股权的解质押。但在新方案里,个人转让的部分减少,大部分都以定增的形式归于公司。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0,945,950股份,转让给浙江易通,占公司总股本5%;将17,081,066股份(占公司总股本4.08%),转让给东阳聚文。同时,浙江易通还将拥有公司共28.55%股份的表决权,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,浙江广电为实际控制人。而剩下的股权部分,唐德将以定增的形式,向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非公开发行30%股份共计125,675,700股,二者分别认购19.23%和3.85%。全部交易完成后,浙江易通持有29.9%股份,东阳聚文持有9%,吴宏亮持有公司12.85%股权。相比老股转让,资方以定增的形式认购股份,显然是更加稳妥的做法,因为增资的方式涉及的资金将全部留在公司体内,而不是给到吴宏亮个人,这无疑更有利于唐德影视的后续发展。并且,在新方案中,双方尚未对转让股权进行定价,浙江广电或许期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唐德影视的控股权。两年亏损,高负债率,浙江广电能否帮助唐德“保壳”成功?唐德为什么这么急于“卖身”?首先是控股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问题。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36.31%的股权,其中99.82%都进行了质押,即质押的股权占股36.25%。在唐德影视业绩踩雷,股价下跌背景下,早已“爆仓”。其次,从2018到2019年,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亏损两年。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的持续亏损,如果后三个季度不能保证扭亏为盈,那么唐德将面临退市风险。唐德需要找到更好的战略投资者,帮助公司扭转局势。2018年,唐德影视净利亏损5.61亿元,2015-2017所有累计盈利被完全亏空,主要由于《巴清传》无法播出,对应收帐款计提减值准备所致。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次年。到2019年,虽然口子有缩小,但唐德影视营业收入仍然呈-1.15亿元,净利润-1.07亿元。其原因是《巴清传》应收帐款的计提坏账,以及卖给天猫技术的新结算款与2017年的结算款之间差额计为销售折让所致。到2020年一季度,唐德仍持续亏损2693万元。第三,根据2019财报,唐德影视的资金链也出现较大问题。截至2019年末,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.81亿元,短期借款为3.14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,货币资金无法覆盖负债,唐德影视面临较严重的债务危机。根据wind数据,2019年末,唐德影视的负债率为94%。在2020一季报里,唐德也披露称,在今年的经营计划中,就包含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,可为公司提供借款及/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。但是,唐德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希望。从财报数据上来看,唐德的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健康。至2019年末,经营活动流量净额为1.69亿,同比增长326%,现金及等价物1.04亿,同比增长144.98%,同时应收帐款2.79亿,比期初减少52.4%。也就是说,除去《巴清传》,其他剧集回款比较积极,账面上1.04亿的现金也保证了短期内唐德的资金周转。2019年,唐德处于发行阶段的影视作品共11部,其中《因法之名》《北部湾人家》已确认收入,此外还有《小女花不弃》《延禧攻略》《倚天屠龙记》等剧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,制作发行的《东宫》也是优酷当时反响较大的剧集。显然,在剧集制作上,唐德仍保持了较稳定的水平。并且,自从唐德与天猫技术签订了《补充协议五》之后,以3.22-3.52亿元将《巴清传》卖给天猫技术后,该剧便不再与唐德有任何关系。这些因素,或许也是国资尚愿意接手唐德的原因。

2020年05月28日 11:28

租客网:人生有百味,希望你住个好房子,慢慢品味!

日月如梭,转眼改革开放也40多年了,这四十多年里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努力,而作为国家发展的中流砥柱,绝大多数进城奋斗的年轻人,都曾经历过一段或长或短,或悲或喜的租房岁月。“合作式”消费早在1978年被提出来,但在21世纪到来之前,仍旧是不温不火。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国实行经济改革,可是由于转制的原因,经济环境极度恶化,首要原因就是承租方拖欠租金,更有甚者挪用融资来租用固定资产,希望能够折旧款,亦或者直接变卖之前的租赁资产,这样的行为直接破坏了原本就脆弱的租赁市场。直到20世纪末,我国的信用体系已经初步建立,各种风控保障也有体现。1997年以后,国外的IT产业相继进入中国租赁市场,但他们的租赁对象尚且还只是政府、金融机构等之类的小环境。直至今日,类似租客网这类大型租赁平台的出现,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国的租赁环境。在这短短十几年里,租赁市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以唯一专注于互联网租赁的平台租客网为例,首先租客网规范了平台的信用体系,确保了平台所有用户的素质问题,为平台所有交易提供的基础保障。在信用得以保障的基础之上,租客网开展一系列措施,不断提高租客的体验感,例如“单边收费”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市场上不同的租房群体对租房都有不一样的需求,但要提到最令租客烦恼的问题“高额费用”绝对首当其冲。所谓“单边收费”就是除了房屋租金等日常费用之外,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,降低了租客房屋租赁的成本,减轻了租客群体的经济压力。在为租客解决各项费用带去的压力的同时,租客网还要保障每一位租客都能租到称心如意的好房。利用大数据与“租客百科”租客网轻松将这件事成为现实,大数据能够给出房源、均价、租客的时长等关键因素以供用户租房、佐证,也能充分避免因为消息不对称而掉入到租房陷进。而“租客百科”更是轻松让租客了解到每一处房源的精准信息,以及周边商圈,教育,交通等问题,租客网“租客百科”中的信息以及图片,大部分都是租客网工作人员实地考察得出的,让租客在寻找房源时避免弯路,更透彻的了解真实信息。

2020年04月30日 10:42